返回

番外——珊妮情事(23)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    霍尔桀早已按捺不住了,三下两下就把她的衣服给扒了个精光,他们在一起总共有过两次欢爱,在这种事上根本还算不上熟,所以整个人这样完完全全的展露在他面前,林珊妮觉得十分难堪,但是双手又被他绑住,就只好抬脚蹬他,

    “霍尔桀,我后悔了,我要悔婚,没想到你在这方面竟然是个变态!”

    霍尔桀眼底燃烧着火焰,一把抓住她白皙的脚踝放在唇边亲吻,

    “哪有因为这样的事嫌弃男人的?从来就只有嫌弃男人给的不够的女人!”

    他边说着这样露骨的话边顺着她的脚踝一路往上亲吻,从她紧致的小腿再到修长的大腿,然后到大腿根处神秘的三角地带,

    “珊妮,你真美……”

    林珊妮扭动着身子挣扎着,一张脸上早已红晕满布,

    “霍尓桀……你、你正常点做行不行啊?”

    “我哪里不正常了?我就是在最正常的做着啊?”

    霍尓桀的手指捻上她娇嫩的花瓣,感受到那里面分泌出来的蜜汁,只觉得身体膨胀的快要炸掉,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愈发地邪肆地玩弄着她的花瓣,

    “珊妮,如果你收回你白天说的那些话,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哦!”

    林珊妮被他这样放浪的动作折磨的觉得整个身子都燃烧了起来,她急促地喘息着迷蒙着双眼松口哀求他,

    “好,我收回,我收回行了吧,求求你别这样了,啊......媲”

    霍尓桀本就绷的浑身疼,再听到她嘴里因为他的逗弄而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他一个失控之下起身握起她的腰肢就闯进了她的体内。

    随着他的进入,两人同时满足地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他俯身亲吻她饱满的胸,努力让她的身体得到最大的爱.抚,然后沉下腰肢有力的律动。

    霍尓桀把她弄得服服帖帖的也就松了绑在她手上的丝巾,林珊妮抬手环住他的背随着他的节奏跟着他一起沉沦。一晚上他折腾的没完没了的,她的腰都快要断了。

    第二天霍尓桀的养父母看到自家儿子满足的笑脸,再看看眼底一片青色满脸倦意的儿媳妇,顿时了然,吃早饭的时候霍尓桀的养母就适时地提起,

    “尔桀,珊妮,你看你们这都要办婚礼了,要孩子的事情是不是也该开始准备了呢?”

    毫无心理准备的林珊妮被杯中的牛奶狠狠地呛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呢,一旁的霍尓桀就脸上挂着一副乖儿子的笑容开口,

    “妈,这个您就放心好了,我每天都在努力!”

    林珊妮红了脸,瞪了他一眼然后说,

    “现在要孩子有些早了吧?”

    她都还没做好要跟他结婚的准备呢,现在又要要孩子,她觉得自己的人生将会乱成一团糟。

    老太太笑着连连摆手,

    “不早不早,珊妮啊,虽然你跟尔桀才恋爱结婚,但你应该也知道你们俩的年纪都不小了,早点生了孩子,趁我跟你爸都还能动弹还可以帮你们带!”

    林珊妮是那种比较温顺的性子,听了未来婆婆的话也没再多说什么,只说知道了便低头吃饭。

    吃了早点霍尓桀送她去上班,本来陆舟越是放她假让她准备婚礼的,但是她手头上还有些工作没做完,就先去了趟公司。她很头疼今天去了公司,公司里的同事会怎样八卦她,都怪昨天他那求婚弄得太高调了。

    车子开进了他们公司的地下车库,林珊妮刚要打开车门下车,霍尓桀忽然拉住她看着她认真地说,

    “珊妮,我有件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怎么了?”

    她轻轻问,霍尓桀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

    “拍完那部古装戏,我就打算退出这个圈子……”

    林珊妮很讶异,

    “退出?不是做的好好的吗?而且那部戏可能会成就你事业的最高峰啊!”

    霍尓桀摇了摇头,深深凝着她,

    “我不在乎什么高峰不高峰,我只知道你不喜欢这样被聚光灯包围的生活,我退出后,你跟我到美国去生活好不好?在那里没有人认识我们,我们就安安静静平平淡淡地过日子!”

    昨天求婚求的那么高调,他也是没有办法,他怕她被别的男人抢走所以情急之下才有了那样的决定,但是她不喜这样的生活他又怎能不知?

    所以他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大叔听了之后直接气得吐血,但是也能理解他为了保护她的心,只好忍痛放他离开。

    林珊妮听了他的话很是震惊,当然也很感动,

    “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我会慢慢适应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吻住了唇,他温柔缱绻地吻着她,

    “不!珊妮,我不要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不要让你为了我适应这个浮躁的圈子,你跟着我,我就要让你幸福,即使为你放弃全世界也无所谓!”

    林珊妮不是那种矫情爱哭的人,可他的这番话让她眼眶止不住地湿润,她环住他的脖子轻轻回吻着她,

    “尔桀,谢谢你……”

    也许,这就是爱情,她愿意为了他适应,他心甘情愿为她退出,彼此互相理解和体谅。

    霍尓桀在他们的婚期最终定下来之后对媒体公布了结婚的事情,但是却婉拒了婚礼当天所有媒体的采访,只承诺会由“苏”公布一张婚纱照。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他们只会邀请熟悉的亲朋好友参加,其他的细节一律选择不公开。

    霍尓桀跟林珊妮后来又商量了一下,婚后林珊妮跟霍尓桀一起到美国住,在那边的陆氏上班,但是霍尓桀并不完全退出,只是减少工作量,只挑好的剧本演,剩下的时间就都在美国陪她顺便打理自家的珠宝业。

    两人这样各自为对方考虑的心羡煞了旁人,霍尓桀尽量减少曝光率保护她,她则体谅他在这个圈子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的这份成绩不该这样轻易放弃。

    他们的婚礼准备起来很是简单,珠宝自家供,婚纱和礼服由“苏”的时尚总监宁数亲自为他们量身打造,其他事宜则有霍尓桀父母一手操办。老两口人老心不老,对这唯一儿子的婚礼一点都不含糊,所有的细节务必要求精致。有时候林珊妮都觉得差不多了,两人还是不满意。

    两位老人面面俱到的后果就是霍尓桀和林珊妮两人每天闲的没事做,除了造人……还是造人。

    霍尓桀毕竟是签在了“苏”旗下,是“苏”力捧的明星,据说连自从两年前跟卓听枫离婚后就隐居美国的“苏”总裁苏世媛都会现身参加他们的婚礼,这足以看出“苏”对霍尓桀的重视了。

    婚礼那天,由于安保措施做得滴水不漏,没有一家媒体能成功进入酒店内场,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等在酒店外面拍参加婚礼的宾客。

    宁数不愧是蜚声国际的造型师,从妆容到礼服设计的简直美轮美奂,就连霍尓桀自己见到一身白纱妆容精致的林珊妮时都差点认不出来,之前他们试衣服的时候按宁数的要求,必须各自试各自的,不能让对方看到,新娘所有的惊艳都要等到婚礼那一天才揭晓。

    这会儿见了林珊妮,霍尓桀直接上前将她抱在怀里吻的她的妆都花了,也不顾旁边还有化妆师还有一群亲朋好友,林珊妮一张脸火辣滚烫。

    夏微凉在一旁喊,

    “艾玛,少儿不宜,大家快给这几个小花童把眼睛捂上!”

    一道凉凉的童声响起,

    “不就是亲嘴儿吗,跟谁没见过似的!”

    众人哄堂大笑,夏微凉很尴尬,气得叉腰训那小鬼,

    “唐远哲,你能不能别这么成熟,你幼稚一点不行吗?”

    因为林珊妮跟卓听枫唐煜寒还有阎皓南他们都认识,所以他们也来参加她的婚礼。

    哪知小鬼嘴巴一扁哭出了声来,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众人大惊失色,谁都知道唐远哲的妈妈,也就是唐煜寒的前妻简雨浓已经于几年前葬身于一场海难,这会儿他哭着要妈妈可怎么办?

    夏微凉差点疯了,一把将唐远哲抱了起来就冲出去找唐煜寒,艾玛,你说她闲的没事逗这小鬼干嘛,他要是要别的东西都好说,这要妈她可无能为力。

    在外面找到唐煜寒,夏微凉一把将唐远哲就塞进了唐煜寒怀里,

    “快快快,你儿子要找他妈!”

    然后不待唐煜寒反应过来扭头撒腿就跑。

    夏微凉的话让唐煜寒的脸色变了变,他接过唐远哲来抬手拭去他小脸上的泪水沉声问,

    “小哲,怎么回事?”

    在他的印象中,唐远哲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人,尤其是在这样的公众场合。

    唐远哲一到唐煜寒的怀里就停止了哭泣,唐煜寒一问,他很平静地说,

    “对不起爸爸,我刚刚只是太想妈妈了而已,我没事了,你忙吧!”

    他说完就从唐煜寒怀里挣脱了出来,一个人跑去找别的小朋友玩去了。

    唐煜寒看着唐远哲小小的身影在一堆孩子中玩耍,心锥扎一样的疼。他放眼望去这满目的喜庆,想起自己曾经也有过一场婚礼,想起曾经也有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放在自己掌心……

    旁边不知道是谁的手机响起,铃声反复播放着一首歌: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过得快乐或委屈。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胸口似有什么东西碾压着滚过,让他痛得眼眶潮湿。他闭上眼将那股湿意压回去,小浓,你现在在哪里?

    肩上被人拍了一下,卓听枫焦急的声音他在耳边响起,

    “哎,唐煜寒,你看见霍尓桀没有?”

    唐煜寒睁开眼敛去所有的情绪淡淡地说,

    “没看到!”

    卓听枫转身刚要走,忽然又满脸惊讶地凑过来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了?哭了?”

    唐煜寒恼怒地一把推开卓听枫,

    “你胡说什么!”

    然后便转身疾步离开,卓听枫郁闷地站在那里,

    “切,明明就是哭了,还装!”

    不过卓听枫也没心情理会唐煜寒的坏脾气,他现在要找到霍尓桀,问问他那个老板也就是苏世媛到底来不来参加这场婚礼,天知道那个女人天天神神秘秘地都在忙些什么,他打她的电话,要么关机要么不在服务区。

    当然他是不会承认他打扮地这么帅气来参加这场婚礼的唯一目的,就是想见见她。

    转了个身刚要走,迎面走来了一个美丽妖艳的女子,他下意识地想要掉头,这个时尚女魔头对他说话从来都是尖酸刻薄的,不气死他不罢休的那种。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不过宁数并未让他如愿离开,微微笑着上前一步挡在他面前冲他伸出了手,

    “HI,卓校董,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卓听枫只好硬着头皮跟她打招呼,宁数看着他优雅地问,

    “卓校董,您的婚礼什么时候举行啊?我还蛮期待去参加的呢!”

    卓听枫被她说得很是尴尬,她这明白着是在嘲讽他,如果他真的要娶那个女人的话在跟苏世媛离婚之后马上就娶了,何必等了两年都没动静呢。

    正气的要命呢,又听那女人咯咯开心地笑,

    “看您这样子,怕是我们苏总的婚礼会赶在您前面了。好了,不打扰了,我先去看一对新人了,拜!”

    宁数满意地看着卓听枫骤然变下来的脸色,潇洒转身告别。唉,怎么办,总觉得世媛对他有点情,而他对世媛又这副念念不忘的样子,他们就这样错过,是不是有些可惜?

    卓听枫看着宁数转身离开,三步并作两步地就追了上去拦住她,不可置信地问,

    “你说什么?她要结婚了?”

    宁数语气很是悠然,

    “是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稀奇的吗?”

    卓听枫想都没想地就说,

    “我不准!”

    宁数笑得很是讽刺,

    “你不准?你又不是他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干涉她的事情啊?”

    “我是她前夫!”

    卓听枫明知自己的话没有任何的杀伤力却还是愤愤说了出来,宁数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被宁数笑得恼怒,宁数这才止住笑,

    “卓校董,您好像不太懂前夫这个词的意义啊,那么我来给你解释一下吧,前夫,就是从前的丈夫,拜托您看清您现在的身份好吗?”

    宁数说完狠狠瞪了他一眼优雅转身离开,卓听枫泄气地站在那里。苏世媛终究是没有出现,说是人在英国飞机延误赶不回来了,可卓听枫就觉得她是在躲他。

    此时音乐响起,婚礼开始,所有不开心的人也只能收起自己的思绪认真观礼,艳羡着台上那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感叹着当初自己怎么不好好珍惜曾经出现在身边的人。

    霍尓桀深情献唱了一首《就是爱你》,他边唱着边走向站在红毯那头的一身白纱的林珊妮:

    我一直都想对你说,你给我想不到的快乐,像绿洲给了沙漠。

    说你会永远陪着我,做我的根我翅膀,让我飞也有回去的窝。

    我愿意我也可以付出一切,也不会可惜就在一起看时间流逝,要记得我们相爱的方式就是爱你爱着你。有悲有喜有你平淡也有了意义,就是爱你爱着你,甜蜜又安心那种感觉就是你。

    林珊妮感动的当场泪奔,被他拥在怀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辈子,有这样一个深爱她并且她也深爱的人陪伴,就已足够。

    霍尓桀则是轻轻拥着她在她耳边许下永恒的爱的誓言,这个他渴望了这么多年的女孩今天终于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他除了一遍一遍地说爱她,再也没有别的言语可以表达自己的感情。

    *

    感谢一路支持着这个文到最后的每一位读者,我知道这个文我更得拖拖拉拉的,但你们一直都在,感谢你们的包容和理解。

    新文我们再见,希望你们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蓝,支持蓝笔下的故事。

    唐煜寒和简雨浓的故事:《总裁前夫放过我》开更,请小主们移驾去那边收藏支持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