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9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费勒笑得傻呵呵的,无耻的觍着脸、搓着手,小心翼翼的靠近床边,把巴掌大的小熊放到掌心里,然后手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个乳白色的果子,拿指尖掐了个小口子,带着一脸让人头皮发麻的慈爱微笑喂到毛都没长的小熊嘴里。

    那果子外形有些像芒果,但晶莹剔透,费勒刚把尖儿上掐开,空气中就弥漫开一股奶香味儿--这就是雌性通常在雨季怀孕的另一个原因了,奶果这种营养丰富适合喂养幼崽的果子会在雨季过去后迅速成长然后成熟;

    肉呼呼的小熊不过成人巴掌大,身上短短一层几乎透明的胎毛,这会儿还没能睁眼呢,但一闻到奶味儿便已急切的发出啾啾的声音,软绵绵的四肢艰难的使着劲儿,撑着肉呼呼的身子连滚带爬的爬过去,一口就含住了那不住往外渗的果汁,啪嗒啪嗒的吮吸起来。不一会儿,乳白色的果汁就沾湿了小嘴,沿着脖子往下流,一副馋得不行的小模样把一屋子的人都逗得直乐。

    早在屋外围观的兽人们一听这声儿,急得抓耳挠腮,个个都想挤进来围观,可惜天生暴躁的兽人永远不懂得谦让,没一会儿,外面就发生了数起打架斗殴事件。

    小熊虽然看起来是只小熊,但毕竟是兽人,智商可比原生兽高多了。听到这声音就知道众人看笑话的意思。果然,就见他小耳朵一抖,不满的啾啾叫了两声,两只前爪抱住比他还大的奶果,整个身体往后一仰,啪的倒在费勒的掌心里,但四只小爪子却顺势成功的将果子给抱在了怀里,紧紧的夹住,然后艰难的翻滚了一下,拿屁股对准众人,哼哼唧唧两声,这才啪嗒啪嗒美滋滋的吮吸起来,不一会儿,小肚子就鼓囊囊的了。

    就见他小腿儿一蹬,依依不舍的把奶果踢开了,这才四平八叉的躺在费勒手心里。片刻后,小嘴一张,嗝的一声,一个乳白色的小泡泡摇摇晃晃的从他嘴巴里冒了出来。

    费勒看得傻呵呵直笑,不知道从哪里又摸了个奶果出来,在身上擦了又擦,一脸幸福的问:“儿子,还吃不?还吃不?”

    饶是萨斯这么脾气好的人也差点没翻白眼,赶紧拦住傻爸爸费勒,不让他再给小熊喂食。

    方才受尽了折磨的洛尔这会儿脾气也正不好呢,啪的扔了只鞋子过来,正打在费勒的脸上,嘴里直骂:“让他喂去!傻啦吧唧的!胀死了绝对没人给你生第二个!痛死我了!”

    小熊正蹬着腿儿打着饱嗝,但他虽然看不见,耳朵却灵敏得很,一听到洛尔的声音,立刻竖起一对小指甲盖儿大小的耳朵昂着脑袋晃了晃,便准确的对准了洛尔的方向,啾啾的叫起来。软绵绵的手脚也努力的撑住撑得滚圆的身子,一爬一摔的朝洛尔的方向前进。

    洛尔撅了撅嘴,一下子就心软了,嘟囔道:“好啦好啦,给我瞧瞧。”

    费勒笑得更傻了,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小熊放到洛尔怀里。小熊迅速的在洛尔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将小脑袋搁在洛尔的手指上,开始吐着粉嫩粉嫩的舌头安心的呼呼大睡。

    洛尔纠结的拿手指戳小熊的脑门儿,边戳边骂:“就是你这么个小东西,差点没把我疼死!混账!混账!跟费勒那家伙一样混账!”

    由于幼崽都由雄性抚养的关系,作为雌性的洛尔虽然的确关心自己的孩子,尤其小熊还是他第一个孩子,但显然并没有地球上的母亲那样宠溺,更何况,兽人世界的生存环境不一样,雌性天然的更加认同弱肉强食的道理,他们的所见所闻早已让他们信奉“窝在雌性的怀里活着,不如死在猛兽的獠牙下”的道理。所以,只是拨弄了小东西一会儿,洛尔就毫不客气的拎着小东西的脖子将他扔到了费勒的怀里,尽管小东西不断的发出啾啾的祈求的声音。

    李慕斯看得心脏砰砰跳,尤其看到小熊那柔弱的身体被洛尔用两根手指拎起来,就像她曾经在乡下看到某些人遗弃小猫似的;

    李慕斯觉得她的观念受到了冲击,毕竟明白不代表能够理解。

    她的手不自觉的抱住了自己的肚子,满脸纠结:“他……他还这么小,你就不怕他受伤吗?”

    洛尔疲倦的闭着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有最坚强的雄性才能活下来。”他顿了顿,加了一句,“正因为他幼小。”

    李慕斯果断竖起中指,不屑撇嘴:“装得跟只大尾巴狼似的,别以为我没看到你偷偷睁开的眼睛!”

    洛尔羞恼的瞪她一眼,苦于精力不足,最终还是渐渐睡了过去,只是嘴里嘟囔着:“哼,怀着雌性的人没资格说我!哼哼,怀着雌性了不起啊!”

    李慕斯暗道:切!你这纯粹就是羡慕嫉妒恨!

    一扭头,却看到自家男人的表情,不由语塞--得了!这才是真正的羡慕嫉妒恨!

    摩耶一把将李慕斯抱起来,送回自己房子,又是纠结又是高兴的把耳朵贴在李慕斯那篮球大小的肚子上听了又听。

    他纠结的自然是费勒的崽子都生出来了,为毛自己的崽子还没动静呢?但高兴的也在这个地方了--李慕斯怀孕这么久都还没生,很大的可能是只小雌性呢!

    摩耶左耳朵趴在李慕斯肚子上听听,再右耳朵听听,半晌,才搓着手一脸强作的严肃,点头道:“嗯,如果是脆弱的雌性幼崽的话,养育起来就会比较困难了。我想,得先做些准备,比如……柔软得就像皮肤一样的麻果布制成的外衣。”

    李慕斯绷住脸没有笑,连连点头,然后突然想起:“啊,对了,我前两天还让塞纳里斯帮忙做了一个婴儿床和手推车,不知道塞纳里斯做好了没有,你去问问啊!”

    摩耶立刻露出了不爽的表情,正例行的在李慕斯身上帮忙按摩的手指也停了停:“你似乎没有给我说过。”

    仿佛意识到自己这话听起来不是那么对味儿,摩耶迅速整理了自己的表情,瞄了李慕斯一眼,不经意般加了一句:“他办得到的,我也不会差。”

    心里已暗自恨恨咬牙:这群见到雌性就眼睛发绿的混账!李慕斯现在还是我的!我的!该死,不如祈祷这只幼崽能在李慕斯肚子里多呆一段时间好了?

    但是,想到李慕斯跟别的雌性有点不一样,怀孕对她好像格外辛苦,摩耶又有点不忍心。

    好吧,作为一个强壮的雄性,永远不会惧怕挑战,就算再一次竞争,他也绝对不会输!

    李慕斯扶住额头:“……呃,我相信,打架的话,你绝对不会输,但……一个帮我按摩了两个多月手法还是同样糟糕的人,我实在无法对你的手工能力报以太大希望。真的。”

    摩耶:……oo那个xx!塞纳里斯那家伙的诡异爱好居然也会有雌性偏爱!难道不是咱这种纯爷们儿汗津津的肌肉更加有魅力吗?

    愤恨的摩耶翻身而起,将握在手心揉揉捏捏的脚踝顺势提高,直接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渐渐合拍的李慕斯被这突然的行为弄得一个激灵,只觉一股酥麻窜上脊背,但她猛然想起件重要的事,于是拍床提醒:“你要是敢像费勒那样,把我的娃给顶回去,你就完蛋了!”

    摩耶差点没软下去,心头大骂:你以为谁都跟那头尾巴又短还总是【吡--】虫上脑的熊一样蠢吗?

    听到房子里面传来的剧烈声响,以及摩耶的低吼,保罗有些颓然的站住了脚步,停在了过道中间。

    几个荷尔蒙分泌过旺又可怜巴巴找不到雌性的雄性早已在某种特殊声音响起来的第一时间溜到了好位置,正大大方方的听壁脚,察觉有异,窃笑着回头,用手势招呼保罗,甚至颇为大度的为保罗挪开了一个位置,露出一副“怎么样?哥们儿对你不错吧?”的表情。

    几人这种事绝对干过不少次了,动作熟练至极,虽然被那声音刺激得脸充血,却硬是咬牙没有泄露一点声音,就是□高耸的【哔哔--】暴露了他们忍得有多辛苦,连保罗都忍不住露出佩服的模样。

    想到其中的痛苦,保罗不太好意思的扯了扯自己的兽皮裙,遮住被那魂牵梦绕的声音勾引得颤巍巍抬头的【哔哔--】,坚定的对那几个哥们儿摇了摇头--之所以说魂牵梦绕,卧槽,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哪个部落里的雌性不被雄性在梦里ooxx个遍,绝对是那个部落的雄性不给力、不是男人的表现!

    保罗看看手里的东西,耷拉了脑袋,对着房子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摩耶,我有东西要给你看,我……我先拿去给萨斯算了。”说完,依依不舍的转过身,捂着渐渐抬头的【哔哔--】一拐一拐的走开。

    摩耶大吼一声表示回答,几个听壁脚的没想到保罗居然干出这种事,顿时呆住。还没来得及跑,就听咔嚓一声,头上的窗子被打开,砰砰砰几声响,几个家伙的脑袋上已经依次挨了一下狠的。

    “痛痛痛!”

    “吼!摩耶你也太狠了吧!”

    一群雄性捂着脑袋蹲在那儿,一边抱怨,一边干脆扒着窗子贼兮兮的往里面看。

    摩耶小心的趴在孕妇李慕斯的身上,得意的ooxx着,狰狞的巨物每一次抽和插都发出滋滋的水声,看得一群扒窗子的兽人脑袋越伸越进去,差点没整个人都翻进去。

    摩耶ooxx得太尽兴,早已半兽化,这会儿,一条毛绒绒的尾巴正嚣张又得意的竖着,雄性的心理正前所未有的澎湃着,连费勒已经有崽子了这事儿都被他抛到了脑后:看看看!看得你们x尽人亡!看得到吃不到!哇哈哈!

    唔,如果什么时候李慕斯肯让他兽x一次……那就更好了!

    低头看看仅仅是半兽化就已经撑得满满的【吡--】处,摩耶轻柔的搂着全身泛红、不住扭动、却苦于巨大的肚子只能仰躺着哼哼唧唧的李慕斯的腰,觉得……这就是他如今唯一的遗憾啊!

    作者有话要说:唔,为了补偿前两天卡文,今晚应该有二更,我还在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