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百二十六章 有欲,不可有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进书架
    “天生我才,我必成王。”司徒风哈哈大笑:“既然做不了皇帝,便求得永生,用我的方式完成目的,只要杀了你们,就再没有拦路虎了!什么成仙根本不在我的眼里!”

    成仙?苏柏心中一动:“你原本的目的是成仙,你究竟是什么人?”

    “三国之乱,由我而起。”司徒风哈哈大笑:“我可左右乾坤,怎么会对付不了你们这几个人?”

    岳青的身子吊在上方,听到这句话,便大叫起来:“苏柏,他是南华,南华仙人!”

    道长身子一震:“南华传予张角三卷太平要术,以此拉开了三国演义的序幕。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南华仙人是导致三国之乱的罪魁祸首。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司徒风的面色阴沉下去:“我与左慈同一师门,同时修道,左慈比我入门还晚,师父却说我心思不纯,不能得道,我不服!左慈哪点比我强?论思虑,我强他百倍,论修为,我强他百倍,师父却百般维护他,既然如此,我就要证明自己没错,修道可以逆天改命,甚至改变命运进程!”

    左慈,他生于156年,死于289年,寿至134岁,经过六七十年的修炼,都说他死后成仙,他精通五经,晓房中术,也懂得占星术,从星象中预测出汉朝的气数将尽,国运衰落,天下将要大乱,从此抛弃荣华富贵,上了天柱山潜心学道,学得方术无数。

    曹操听说以后,把左慈召了去,关在一个石屋里,派人监视,一年没给他饭吃,过了一年才把他放出来,见他仍是原来的模样。曹操认为世上的人没有不吃饭的道理,左慈竟然一年不吃饭,一定是妖邪的旁门左道,动了杀他的念头。左慈靠自己的能力逃脱,告诉葛仙公说他要进霍山炼九转丹,后来终于成仙而去。

    南华论起来是他的师兄,就是眼前的司徒风,这才是司徒风永远记得的首世的回忆!

    在他心里,他不是陈玄礼,也不是姬尧,他永远是那个自视甚高,却让左慈师弟比了下去的南华!

    “所以你传太平要术给张角,让张角引发一场大战,他自称天公将军,开始了黄巾起义,可是张角最终没有成功。”道长沉声说道:“历史进程自有其道,你想用一人之力去改变世事根本不可能。”

    这一点倒有野史可证:时巨鹿郡有兄弟三人,一名张角,一名张宝,一名张梁。那张角本是个不第秀才,因入山采药,遇一老人,碧眼童颜,手执藜杖,唤角至一洞中,以天书三卷授之,那位老人就是南华。

    “哈哈哈……”司徒风笑得直朝后退:“为何左慈和于吉可以成道得仙,我却只能长寿而已,我不服,不服!可恨那张家三人不成器,白白浪费太平要术!”

    司徒风大手一挥,原本吊在上方的张因掉了下来,苏柏的心往上一提,他飞速地跃出去刚好将张因抱在怀里,张因年纪小,不堪这种折磨,已经晕死过去,苏柏抱着张因迅速地后退:“张因。”

    张因勉强睁开眼睛,看到苏柏,眼泪也掉出来:“苏柏哥哥,我不是做梦吧……”

    他说完,又晕过去,苏柏安置好张因,迎头看向司徒风:“其他人呢?”

    司徒风冷笑一声:“你们不是对我的来历很好奇么,怎么,现在没有耐心听下去吗?”

    白墨轩说道:“苏柏?”

    柏嫇望向女儿和女婿,柏凌她自然不担心,龙族后人体力也异于平常,可怜苏打洪,平时就缺少锻炼,体形高大肥胖,现在吊在那里,狼狈不堪,衣服完全被汗打湿,已经半死不活,胸口剧烈起伏,柏嫇知道女婿心脏不好,心越发焦灼,没好气地对司徒风说道:“要说就快点说!”

    “怎么,着急了?”司徒风摇头:“还和以前一样直接呢。”

    柏嫇握紧了拳头,这个男人,这种语气,道长轻抚柏嫇的后背:“不要为不值得的男人生气。”

    司徒风自信满满,双手背在身后:“我不服,上天不负我,我死之后居然发现巫咸留下来的药丸,那药丸可让我永远记得身为南华时的记忆,更可以保留我所有的能力,这不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么,天也要让我继续验证!天不亡我,张角死后居然留在幽冥成了恶罚司,他更知道阳间的一个大秘密,十二条龙脉,哈哈,这不是老天爷给我的再一次机会么?这一次,我决定好好地玩这个游戏!”

    事情明晰了,恶罚司原来就是张角,师徒相见,自然可以水到渠成,其后的事情不用说了,从杨玉环那里得来第一笔财富,其后的几世当中也是如此,利用魅惑女人的能力,每一世都玩得风生水起,这一切都是为了积累,他有足够的耐心来玩这场游戏,接近十二龙脉的核心秘密,轻而易举地放出消息,让那些人在他前面扑火,大胆刺探十二龙脉,越多人失败,他就越有把握,他认为是最佳的时机,方才出手,这个时机,便是苏柏。

    可惜那些人个个能力不凡,都自信满满,满以为事情在自己的掌握当中,孰不知,他们知道的不过是司徒风放出去的风,他们在前面冲锋陷阵,司徒风则冷眼看着,积累财力的同时也在增长自己的能力。

    “雪缤是牺牲品,我也是牺牲品。”柏嫇说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怎么,你以为我留你一条性命,是因为对你动了情?”司徒风大笑起来:“与雪缤是偶遇,这是她的命,得到狐舍利,她自然没有了用处,不过她的运气好,原本魂魄也不想留的,居然让她溜走,至于你,我看中的是你龙族后人的身份,十二条龙脉的守护人天生有逆鳞片,只有逆鳞者才可以进去。”

    吊在半空中的柏凌咬牙切齿地骂道:“你这个混蛋,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娶我妈了!”

    “没错,既然只有身有逆鳞者可以进去,我与龙族后人结合,生下的孩子就有可能拥有逆鳞。”司徒风说道:“我游走各地,终于找到了柏嫇。”

    柏嫇后退一步,被道长扶了一把:“柏嫇……”

    戏院他走进来的一刻便是阴谋的开始,可恨自己当成了一见钟情的开始,坠进去后一发不可收拾,这一切真是个笑话,“司徒风,你好狠,在你的心里,还有情感吗?”

    “人若有情感,就是最大的束缚,要成大事,可有欲,不可有情。”司徒风说道:“我和你在一起,全为了生下有逆鳞的孩子,谁知道,不过是个普通的女孩子,我就没有必要留下来了,杀了你,完全没有必要,反而引人怀疑,我想出一招诈死。”

    老天爷就是这样,他处心积虑地想摆脱一个女人,偏偏那个女人是七窍玲珑心,第一时间便发现他诈死的事实,开始自己悲剧的人生,柏嫇的眼泪落下来:“我只是你生下孩子的工具,没有达到你的目的,你便可以残忍地抛下我们,你好狠,你根本不配做人!”

    “我从来不把自己当人,我是可以掌控一切的神。”司徒风不以为然道:“是你愚蠢,居然对我抱有希望,真是活该!”

    “你,我杀了你!”柏嫇扑过去,还未近到身前,司徒风双手向前一挥,柏嫇的身子飞出去,道长接慢了一步,撞到墙壁上,身子落下来的同时,一口血也喷了出来!

    苏柏见外婆受伤,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司徒风冷冷地说道:“我已经超越六道,卡莎的毒药让我有了免疫力,我没有罩门,岳青对付不了我,就是那个唐三成来了,也拿我没有办法,就凭你么!”

    苏柏的身子径直穿过了司徒风的身子,司徒风纹丝不动,他冷漠地挥手,苏打洪掉下来,这一回,白墨轩精准地接住了苏打洪的身子,一米八的大个儿,生得又厚实,白墨轩险些栽在地上,苏打洪已经晕死过去,白墨轩将他放在地上,立刻扑了过去,掌上的金光打过去,司徒风用手指夹住了,冷笑道:“不要做无用功了,老老实实地接受你们应该的命运!”

    苏柏抬头看着老妈,看着婴宁,看着岳青,看着崔颖,他们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实体化,走向柏嫇,柏嫇正喘着粗气,她抬眼看着苏柏:“没有办法了吗?”

    苏柏蹲下去,附在柏嫇的耳边耳语了一番,柏嫇的眼睛亮了,两人的手交在一起,一个物件从苏柏的手到了柏嫇的手中:“外婆,给他最后一击。”

    司徒风听得分明,白墨轩想趁这个机会,放柏凌四人下来,符羽交待道:“小心。”

    “妈,放心。”白墨轩飞身上去,刚到半空中,司徒风居然跳起来抓住了他的双脚,白墨轩的身子往下摔,咚地一声摔到地上,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柏嫇抹去嘴角的血,踉跄着走向司徒风:“你杀了我吧,就像那些死在你手里的女人一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